歡迎來到中國機電網    [ 請登錄 ]  [ 會員注冊 ]

返回首頁|English|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中國機電網 - 會展中心
熱點 | 科技+藝術:嚴肅的思考or消費的狂歡?
作者: 佚名 時間:2019-11-7文章來源:搜狐訪問量:2486

熱點 | 科技+藝術:嚴肅的思考or消費的狂歡?

2019-11-06 12:38來源:

原標題:熱點 | 科技+藝術:嚴肅的思考or消費的狂歡?

擴展閱讀:雅昌藝術網關于“以冒用'雅昌'名義騙取藝術品等犯罪行為”的聲明

科技藝術四十年·從林茨到深圳 暨奧地利林茨電子藝術節四十年文獻展相關信息:

展覽時間:2019-11-02 - 2020-02-16

展覽機構: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

開放時間:

場館:周一至周日10:00-22:00

展館:周一至周五10:00-19:00,周六至周日10:00-21:00

展覽地址:望海路1187號(招商局廣場對面)

由卡梅隆執導的《終結者》歸來!這部講述未來世界的科幻電影,上映以來即使評論褒貶不一,卻依然熱度不減。電影講述未來世界里,機器人與人類命運的斗爭。電影里,終結者t-800迎來了他的終結之作,而現實世界里,人類與電腦、人工智能的故事,才剛剛開始……就如這爆炸式的科技發展,也無聲無息地影響著藝術。

“科技藝術四十年——從林茨到深圳”展覽現場

11月2日,重磅大展“科技藝術四十年——從林茨到深圳”登陸深圳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11月3日,“第五屆藝術與科學國際作品展暨學術研討會”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11月7日,“腦洞——人工智能與藝術”與east-sca圓桌論壇在明當代美術館舉行;還有即將在2020年1月舉辦的cafam techne三年展,同樣探討科技、藝術與文化交叉發展之下藝術的新出路。

第五屆藝術與科學國際作品展現場

這頻繁的展覽與論壇,再次將科學與藝術這一熱點話題拉回到藝術的視野里。又想起不久前,一幅由人工智能(ai)創作的藝術作品《埃德蒙· 貝拉米肖像》在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43.2 萬美元(約合300 萬元人民幣)的高價拍賣成交,引起關于藝術邊界的探討與震動。

科學技術,早已無所不在的充斥并影響著藝術。就像我們經常在展覽里看到的vr、交互、虛擬、混合現實、生物基因……跨媒體與跨學科的呈現,技術與倫理的探討,人工智能與藝術家的角色,無論是藝術還是藝術家的身份,邊界一次又一次被試探突破。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科技+藝術只是博眼球的短暫喧囂還是涉及人類生存的嚴肅思考?

科技與藝術 人類創造力最閃耀的學科

為何將科技和藝術這兩個學科單拿出來放在一起?也許正因為這兩個學科是人類創造力最閃耀的地方。我們在這樣的結合中欣賞創造的魅力,也仿佛能一窺未來的門徑。

中央美術學院實驗藝術學院院長邱志杰在開幕式上

實質上,在中央美術學院實驗藝術學院院長邱志杰看來,技術史和藝術史,從未分開過。“科技藝術自古有之,從來都是密切地在一起工作的。只是到了最近的兩三百年,被近代的學科分科體系,人為地分割成了科學學科和藝術學科,我們看到在達芬奇和丟勒的時代,這樣的分割其實還都沒有出現過。通俗點說,如果現在一個后母戊鼎放在面前,它無疑在技術史上有一席之地,但誰能說它不是藝術品?再說越王勾踐劍,上面的青銅紋飾、古雅的越國篆書,我們從中看到的是考古、歷史、人文,但另一方面來說,這在當時就是國防尖端科技啊,相當于現在的東風41。”

清華美術學院院長魯曉波近日在談及藝術與科學的關系時,也談到了藝術與科技的不可分割:“文藝復興經典之作是得益于對透視學的發現和理解,才能塑造出具有震撼性的藝術作品;從工具層面,油畫油料提升技術,對油畫的表現力也有極大的提升;印象派對光學的認識帶來了新的藝術風尚;在工業化時代,動態雕塑大行其道;數字媒體時代,世界各大美術館都有新媒體專館。”

teamlab作品

“科技藝術四十年——從林茨到深圳”展覽現場

歷史告訴我們,任何一個技術創新活躍的時代,無一例外都伴隨著人文創新的引導,文化與科技的互動推動了人類創新和文明的發展。

吳冠中與李政道

在中國,1995年、1996年,吳冠中為李政道所主持的科學會議分別創作了名為《對稱乎,未必,且看柳與影》和《流光》兩幅主題畫。從那時起,一位聞名海內外的老畫家,和一位諾貝爾獲得者的物理學家,開始聯手倡導藝術與科學的結合。他們相識于晚年,卻演繹了很多次藝術與科學交融的著名握手。二人共同完成過兩件雕塑作品,李政道的《物之道》和吳冠中的《生之欲》,它們曾左右對稱擺放在中國美術館展館大門口,科學因藝術情感的介入更富有創造性,藝術因汲取科學智慧而煥發新意。

那是2001年的第一屆藝術與科學國際作品展,清華美術學院院長魯曉波在回憶那次展覽時這樣說:“很長時間在美術館都沒有那樣的盛況,當時國家領導人非常關注,我記得總書記帶隊,5位政治局常委都參觀了展覽。”沿著兩位先生的步伐,藝術與科學后來就成為了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鎖定的兩大領域。

如果吳先生能夠知道今天藝術的現狀,會很欣慰。十幾年過去了,科學與藝術的結合,尤其是當代藝術里的科技成分,突然在今天進入爆發式的運用。兩位先生倡導的觀點,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受到如此廣泛的追捧。魯曉波說:“目前全球有很多熱點,而科學與藝術的融合正是熱點中的熱點。”

在中央美術學院百年校慶之際,作為院長的范迪安也多次談及將科技藝術教育作為中央美術學院未來發展的重要戰略之一:一是將科學思維和技術革新引入藝術教育,以新思維激發新想象,把新技術轉化為新語言,催生新型藝術形式,形成新的藝術成果;二是通過科技與藝術的結合,為社會提供新型應用產品,推動社會創新。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在深圳展覽現場

“林茨”藝術節的四十年

相對于中國,被譽為“科技藝術朝圣地”的林茨電子藝術節(ars electronica)則更早開啟了科技與藝術的探索。縱觀林茨藝術節的40年歷史,雖然在今天,科技+藝術大展極富魅力與吸引力,但兩個學科的融合已然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心酸。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世界各地興起了不少科技藝術節的項目,那時候大多還叫“錄像藝術節”,林茨的“電子藝術節”在里面顯得相當的古怪;林茨當時比較關注聲音,其次關注電腦動畫,別的藝術節則比較關注實拍的錄像。

此次展出的林茨電子藝術節文獻回顧

邱志杰覺得,享譽世界的林茨電子藝術節之所以能堅持40年,并且每年僅僅舉辦5天就能吸引15萬人次的觀眾,絕不是偶然。它不僅代表著全球科技藝術探索的前沿,也始終保持著一種思考的嚴肅性。“我們不妨關注一下這40年來林茨電子藝術節主題的變化,它有時探討市場,有時探討控制論,有時探討知識經濟,有時探討生命倫理,它總是非常嚴肅地在思考科技進步對今天人類的塑造意義。”

放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邱志杰覺得觀眾才能更好地欣賞科技藝術展,這樣才能看到一件作品或個體不僅僅只停留在感性層面上,而是在當時歷史語境中扮演著某種責任和思考資源輸出者的角色。

林茨電子藝術節資深總監、策展人馬丁?霍齊克(martin honzik)在開幕式上致辭

而到了1999年前后,不管是西方還是中國,突然間開始有藝術家做單機互動,當時名為互動多媒體光盤作品,實質就是在屏幕上點擊互動,但不上網,因為一旦上網就變成了互聯網藝術。然后在這個基礎上慢慢變成今天通過貓眼的互動藝術,這些東西出來之后“錄像藝術”這個詞就囊括不住了。于是發明出“媒體藝術”,在中國有時候會被叫做新媒體。這大概發生在1999年前后,全世界所有的錄像藝術節集體改名為“媒體藝術節”。再到后來又很難辦了,比如有些人把螢光水母的基因弄在兔子身上造出螢光兔子,那這個東西算不算媒體?

為了概括這些層出不窮的新作品,不少詞被發明出來,但不久又被淹沒了。改來改去,很多媒體藝術節“消失”了,而創辦于1979年的林茨“電子藝術節”存活下來,成為全球歷史最為悠久、規模最大的科技藝術平臺,被譽為“科技藝術界的麥加”,每年九月都會吸引十余萬訪客來到林茨。

“林茨電子藝術節能走到今天,反倒是由于它叫電子藝術,因為再怎么樣的作品,總歸和電子有點兒關系,ai、音樂、計算機視覺、計算機動畫、傳統的錄像藝術都能往里裝,反倒是成了世界上歷史最久的藝術節;另一方面,也因為林茨電子藝術節設立獎項,由其頒發的電子藝術大獎(prix ars electronica)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科技藝術獎項,被譽為’科技藝術界的奧斯卡’。”邱志杰說。

圍繞著“科技人性化”,設計互聯在展覽第二天舉辦論壇

所以直到今天,邱志杰是這么定義科技藝術的,“有這么一批藝術家,特別地以技術發展所帶來的條件、結果塑造一個新的世界。他們將人性的變遷、技術本身的倫理和哲學作為自己的思考對象,也以更新過的技術作為自己的工作語言和工作手段來展開工作,他們會敞開地去面對所有最新的由技術所引發的人類進化的這些問題。”

在這樣的背景下,當我們把視線拉回到眼下的展覽,顯然,“科技藝術四十年——從林茨到深圳”圍繞著某些人類面臨的嚴肅論題展開,在滿足人們觀展趣味之余,總是對當下面臨的問題或未來的趨勢保留必要的思考。

此次“科技藝術四十年——從林茨到深圳”將林茨電子藝術節的優秀作品加以遴選,讓我們可以看到藝術家們正從哪些角度觀察世界:

行走的城市 ?universal everything 圖片惠允:中央美術學院、奧地利林茨電子藝術節、設計互聯

《行走的城市》的創作靈感來自于城市漫步的體驗,探尋我們如何將對周圍環境的感受轉化為情感與覺知。透過對人體運動、情緒設計、建筑和聲音的研究,影像中的3d城市人形雕塑在屏幕中央不斷行走、變化、重塑,散發著逼真的動感與活力。這些形態也反映了現代建筑史上曾經出現過的關鍵美學趨勢。

改造的天堂:衣裙 ? anotherfarm & sputniko! 圖片惠允:中央美術學院、奧地利林茨電子藝術節、設計互聯

《改造的天堂:衣裙》采用了“熒光蠶絲”這種經過基因改造而獲得的材料。聚焦于我們一直關注的基因改造問題。即便我們越來越經常地讀到有關基因改造的技術突破與倫理討論,我們或許很少會意識到身邊已經有大量動植物經歷過基因改造。“熒光蠶絲”來自于添加了發光水母和珊瑚基因的改造蠶。今天的科學技術能夠極其精確地控制基因,這其實對我們的道德倫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欺騙的藝術 ? isaac monté (be) toby kiers (us) 圖片惠允:中央美術學院、奧地利林茨電子藝術節、設計互聯

《欺騙的藝術》展出了21顆廢棄豬心中的8顆,它們都是被藝術家進行了去細胞化處理,并用各種不同技術進行再填充。它們不再是生物器官,但卻作為一種象征而存在。藝術家試圖借此探討:科技能在多大程度上操控人類身體這一極富爭議的議題。

行進 ? akinori goto (jp) 後藤映則 圖片惠允:中央美術學院、奧地利林茨電子藝術節、設計互聯

時間是不可見的,但日本藝術家后藤映則卻魔法般地讓時間顯形。我們熟悉的屏幕觀影體驗,從傳統的一秒24幀到著名導演李安近年來持續研究的120幀,在幀與幀之間,仍然存有時間的縫隙。在作品《行進》中,后藤映則試圖捕捉連續的時間,通過運用3d打印與燈光,在快速轉動的三維結構上,塑造無比詩意的美麗動畫,由此探索時間與運動之間的關系。

深圳的風 ? refik anadol 圖片惠允:中央美術學院、奧地利林茨電子藝術節、設計互聯

數據繪畫《深圳的風》是特意為此次展覽創作的委托作品。這組流動變幻的詩意繪畫,讓我們看見平日不可見的風。拉菲克·安納度工作室收集了深圳區域整整一年的風速、風向、溫度等數據,并開發了一套定制軟件,以20秒的時間間隔,讀取、分析這些數據,形成了四個優美的動態篇章。每一個篇章都有獨特的筆觸、動感。

科學與藝術的下一個熱點:人工智能?

回想三年前,藝術界探討科技對藝術的影響,更多的還是關于探討炫酷效果、技術本身對藝術的影響。而如今再探討同一主題,無論是展覽還是論壇,紛紛將科學與藝術這一話題指向另一個關鍵詞:人工智能。

這也是“第五屆藝術與科學國際作品展暨學術研討會”、“腦洞——人工智能與藝術展覽”與east-sca論壇共同選擇的主題方向。

“人工智能”這一概念誕生于1956年的達特茅斯會議,近年來,以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為代表的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人工智能通過不斷進化迭代,基本實現感知能力,并從感知進入認知領域。

試想,如果像電影里一樣,人工智能實現突破,能夠完整感知、認知、決策、執行和處理人類的要求和活動,將會為世界帶來無窮的想象。基于這樣的背景,美國的“大腦活動圖譜計劃”、歐盟的“人類大腦項目”、日本的“腦/思維計劃”以及中國的“中國腦計劃”相繼以腦認知為出發點,重點圍繞人工智能展開。而藝術要探討的,或許則是關于人,關于藝術的重新定義。

《城市記憶》王之綱(中國)、孫瑜(中國)2019

沉浸式新媒體藝術作品《城市記憶》是對人與科技互動發展關系的藝術化探索與表達。作品以沉浸式全景聲化作為打開記憶大門的鑰能。經典的文學作品凝結為情感訴說的橋梁,光陰碎片里隱藏著屬于北京的記憶空間。通過三維掃描技術構建的創意化數字視覺記錄屬于北京的城市發展剪影,建立人與空間、信息之間的認知橋梁和情感聯結,引發觀眾對未來人與科技關系的思考。

《存檔夢境》勒菲克·安納多爾(土耳其)2018

受委托與 salt galata研究所的合作中,藝術家勒菲克?安納多爾利用機器學習算法,對館內170萬文檔進行搜素和歸類。檔案中的多維數據交互轉換為一個沉浸式媒體裝置。在歐盟“文化計劃”的支持下,《存檔夢境》在“藝術的應用:最終展覽”上展出。該作品意在讓觀眾主導,不過在空閑狀態時,它也會自己“走入夢境”,在文檔間找出意想不到的關聯。由此產生的高維數據和交互將在建筑式沉浸空間中得以呈現。

《來風·夏·芒種》劉潤福(中國)2018

《來風?夏?芒種》運用中國文化符號的陶瓷元素,通過對陶瓷材料的再構筑,嘗試表達陶瓷本有的脆弱、輕盈、潔凈。也嘗試跳出傳統形式,運用新的當代形式,表達中國審美意境。

《索菲亞機器人》大衛·漢森(美國)2016

sophia是人工智能應用開發的一種架構和平臺,用于幫助 hanson robotics開展人工智能和機器人研究,可與世界各地的實驗室、大學和公司展開合作。 sophia是一個正在完善中的科幻角色,用來探索人工智能和仿真人形機器人的末來,吸引公眾參與等問題的討論,她將有助于促進人工智能研究,發揮機器人和人工智能在日常生活中的作用。

sophia曾受邀參加 charlie rose主持的cbs(60分鐘)、《吉米?法倫今夜秀》、《早安英國》、《我是未來》、《對話》等節目,擔任世界知名會議主講人和小組成員,向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和北約組織的成員發表演講。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授予其“創新大使”稱號,itutor group(全球領先的在線教育平臺和英語學習機構)任命其為新形象大使和未來的人工智能導師。2018年榮獲 edison award年度機器人類別金獎。

《時間永不停歇72》人類 1982后(德國、瑞典)2014

《時間永不停歇72》是一系列不斷更新的動態雕塑中的一個作品。該系列作品中的時鐘不再只是單純的功能性實物。在該系列中,“1982后人類”工作團隊通過編程讓時針和分針單獨地轉動,實現了對鐘面這一全球公認的時間象征的巧妙運用,讓其在報時的同時亦能直觀地體現時間這一抽象的概念。從這一刻到下一刻,模擬表針不停地旋轉,一會兒像波浪的浪尖,轉瞬又像漩渦或同步的舞者。每一次精心設計的表針轉動似乎都與上ー次不同,最終,這些表針會完美地同步對齊,以數字的形式準確地顯示時間。通過將概念探索與頗具技術挑戰的設計與工程流程結合在一起,《時間永不停歇》不只是顯示時間,更多地是對時間消逝的捕捉。

《多重宇宙.pan》浮思* 工作室(意大利)2019

上個世紀,涉及我們宇宙本質的幾種假設已經形成。一些理論假設存在多重宇宙一一由無數個在我們的時空之外同時共存的宇宙組成的體系。

《多重宇宙.pan》是一個視聽裝置,創作靈感來源于以上概念,通過創建一系列實時生成的數字繪畫,來嘗試描繪無限平行宇宙的永生和永逝。永恒和無限的概念也通過觀眾和藝術品互動的形式得到了體現。本裝置包括兩個投影和兩個大型鏡面,可以產生無限的側向反射。本作品旨在給人一種印象,即裝置沖破了物理意義上的墻體,將自身投射到了無窮空間,從而增強人們對現實的認知。

《多重宇宙.pan》由fuse'與bdc- bonanni del rio catalog共同創作。

《共享感官》蘭塞& 馬特(凱倫·蘭塞&赫爾曼·馬特)(荷蘭)2014-2019

ai和機器學習系統被應用于腦機接口(bci),以便“客觀地”挖掘、闡釋并歸類社交行為、

情感識別、遠程信息交流體驗和會話式人工智能。如何搭建出(多腦)bci,實現親密體驗共享?蘭塞和馬特于2014年在清華大學藝術與科學研究中心媒體實驗室-清華神經科學實驗室啟動了名為“親吻腦電圖”的跨學科研究,對“多腦”、ai/bci共享親密體驗的研究基于“親吻和撫摸時產生的親密感”。兩位藝術家邀請全球各地的觀眾在移情互動環境中參與實時的親吻和愛撫實驗。參與者戴上腦電波帽,相互感受、注視彼此、相互撫摸、一同分享多模式、多感官的親健驗并對話。參與者的大腦活動經過測量實時轉換為可視化數據、地面投影和基于算法的聲景。在共享的鏡像神經反饋系統中,他們一同奏響“親密感數據交響曲”。

《重現化學》朱文婷(中國)、梁琰(中國)2017-2019

《重現化學》是美麗科學與中國化學會的合作項目。通過攝影,從客觀的角度發現并展現化學之美:沉淀樸素的色彩與千姿百態,是飄蕩在夜空中的精靈;纖細的銀針散發著靡麗的光輝;烏黑的鉛葉勾勒出原生的棱角;虛實閃爍的泡泡,熙熙攘攘地舞動著,變化著,宛若無息止的生命……本片共5個篇章,展現了四個化學實驗,氣體反應,沉底反應,金屬轉換反應,電沉積反應的美妙畫面。

重現——在新的視野下,一切發現都沒有邊界,一切探索都不在于訴說一個答案。

《腦機接口》格雷格·鄧恩與布萊恩·愛德華茲(美國)共同創作 2018

《腦機接口》采用反射微蝕技術,以未來人腦互連為主題,描述強大的神經接口技術驚人的優勢和潛在的危險,提醒人類以謹慎的樂觀態度發展這一技術。觀眾從蝕刻畫左側向右側移動時,神經元的突觸會形成類似恐懼面孔的形象。這象征普通人對人類/機器進化未來的恐懼,特別是對目前正在使用的更具侵入性植入技術的恐懼。隨后,蝕刻畫會轉變為對進化成功的敬畏、釋然和喜悅的表情比如成功恢復失去的功能、成功增強人類的認知和交流能力,成功提升我們對信息的獲取能力等。

最后,電流從面部噴涌而出,象征進化會增強人類的潛能。當觀眾從右側到左側觀察蝕刻畫時整個過程是相反的:人類通過使用這些技術達到了神性化狀態,最后卻由于不合理濫用這些技術而淪為了受害者,導致了人類靈魂的墮落。

丹?卡拉西 ( 美國 ) 《不平等地圖集》

丹·卡拉西的《不平等地圖集》利用從上百萬臺移動設備上收集來的匯總數據,向人們直觀地展示了經濟不平等是如何滲透到那些界定為城市的地方的。

梁藍波 《怒放》 ( 水墨動畫影像 )

動畫影像《怒放》的靈感來源于海子的《桃花》,水墨動畫透過放大和強化傳統筆墨的語匯,推進當代水墨藝術向抽象性、精神性和后現代性的演化。

勒菲克?安納多爾(土耳其)、趙超(中國) 《機器幻覺》

《機器幻覺》是一個合成現實實驗,涉及在超過 200 萬張圖像的數據 集上運用機器學習算法。每一個時刻都代表著豐富的建筑風格和動作選擇,進而揭示了這些歷史時刻之間的潛在關聯。 隨著機器從 512 個維度生成龐大的建筑幻想數據宇宙,這部作品開始嘗試從空間角度 體驗知識。

吳瓊、張益豪《人工智能的活肖像》

《人工智能的活肖像》利用感光細菌為人工智能創造的“平均觀眾”生成一張活肖像。作品為每天到訪的觀眾拍攝一張照片,這些照片經由人工智能算法生 成到訪的“平均觀眾”形象,并被轉換為光信號,驅動經過基因編輯的 感光細菌,生成“活”的,虛擬人物的肖像。作品借用合成生物技術為人工智能創造的虛擬人物留下了生物的痕 跡,促動人們思考在智能的鴻溝被填滿后,生物屬性會是人類與人工 智能的本質區別嗎?面向未來,我們該如何理解什么是生成?什么是 存在?

資訊關鍵詞】:    【打印】【關閉】【返回頂部

熱點資訊
  • 一周
  • 一月
  • 一年

資訊投稿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571-28331524

版權所有:中國機電網|中國機電傳媒研究中心

地址:杭州濱江區偉業路1號高新軟件園9號樓5樓 網站經營許可證: 浙B2-20080178-6

聯系電話:0571-87774297 傳真:0571-28290892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杭州濱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七星彩第2054期规律